夜猫子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都市花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12 11:47: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列车滚滚,带着急速飞驰在城市的地下,拥挤不堪的车厢里充斥着让人窒息的沉闷,尽管不时驶在明亮的城市轨道线上,窗外不断闪过的楼宇和依然闪烁的霓虹汇聚成条条光线掠过眼前,带一丝妖惑的美。可是大多数人却无心观赏这样的风景,他们半眯着眼,打着给欠,或坐或站,都带着丝丝疲倦揉着红肿的眼眶。没人注意到在这节车厢中,甚至就在自己身旁,正上演着一幕香艳刺激的春宫戏。

“你到底是谁?怎么会知道这些。”身后男人的话让她浑身一颤,黄蜂针可是自己最后的压箱本领,可是昨天晚上想到那样简单的一件事,自然也就不会在臀缝里夹上那玩意,怎么说夹着一个东西在那敏的地方,总有让人难受的麻痒涨痛感。

她知道身后的男人是谁了,狼!一头嗅到血腥,不抓到猎物就绝不放手的恶狼、而且还是一头色狼,他的手在自己娇嫩的胸脯里似乎不光是在找什么针,而是有意无意地撩拨着自己的情欲。

女人的身体在颤抖,可是带给李冉豪的那种刺激同样是巨大的。手里的粉腻搓揉不断,传来丝丝销魂荡魄的美妙滋味,而下体顶在女人肥嫩的臀缝间,隔着两层丝薄的布料,能感觉到自己的坚挺硕大的下身已经挤开丰臀,在那滚烫滑腻的嫩肉缝中一点点地膨胀,女人的挣扎和紧张,让那臀缝缩得更紧,好象包裹住自已那灼热,好像在夸耀自己强大的能力,疯狂膨胀而向上翘起的巨物前端已经紧紧地顶住女人臀沟的紧窄之处,刺激得他想要狠狠地发泄。强烈的刺激让两人的呼吸愈发沉重急促。

“好大……好硬!”宋媚羞红着脸,感觉到臀缝里那使劲往里钻的东西,心里就一阵恐惧和暖昧的刺激,一股灼热地火焰也瞬间泛滥开来。春火熊熊,蚕食着她的理智。

“谁派你来的?”李冉豪用力地在她雪白娇嫩的奶子上一捏,似乎能捏出水来的乳房随即传来一丝销魂的感觉,太爽了,没想到这个女人的肌肤会有这样滑腻娇嫩。

“王天龙……呜……不要再摸了……要死了!”女人紧咬着嘴唇,她快不行了,男人地魔手还在肆意游掠摸索。那早已翘立的小樱桃此刻硬邦邦地勃起,被他玩弄在指间。本来就不是那种坚贞不屈的人,再遇到这样尴尬羞耻的一面,她恨不得什么都吐出来。

“他叫你来的目的是什么?”李冉豪变本加厉地搓揉起她娇嫩的奶子,那职业性的摸索已经完完全全变质成了色欲地挑逗,在这样一个环境下,这个女人被自己这样肆意地羞辱竞然反应这样强烈,是他也没想到的。下意识的。竟然不愿意放开她的软嫩粉团。

宋媚还试图挣扎一下,可是发现这完全是徒劳无功,男人的手就象一把钳子,死死地捏抱住自己,喷热的气息洒在她雪白的粉脖间,麻痒难受,臀缝中那种巨大压力一点点挤进来的滋味让她产生一种强烈的羞耻和欲望,禁不住屁股轻轻蠕动,再一次撩起了男人那本来就控制不住的欲望。

大手粗鲁地揉弄自己绵软地胸部肆虐,从乳罩中被剥露出来的小巧娇挺地嫩粉。好像翘起着两个饱满的小丘,和臀部一样地呈现完美无缺的半球形。男人粗大的五指,由下往上抄起那两个肉球尽特地揉弄着。

而那揉弄的方式简直就是在蹂躏,犹如发情野兽一样饥渴地蹂躏。硕大地乳房已被抚弄得娇嫩欲滴。男人还在发力搓揉,另一只手又一次撩起自己的短裙,抚摩到了大腿根部。眼看就要往上模自己那早已泥泞的地方。又羞又怕的宋媚有了一种绝望的恐惧。

“不……我……他们……他们要我偷听你们的谈话,想套清你的底细!”宋媚只觉得那只大手并没有因为她的回答而停止运转。肆意妄为地撩起性感的迷你裙,将她赤裸裸的下腹和优美欣长的秀腿暴露出来。两支长腿丰润柔腻而雪白,一贯引以为傲的资本此刻成了男人的蹂躏的对象,想到在如此大庭广众下,这个丑陋强壮的男人用着他那带电一般粗糙的手玩弄着自己的身体,粗大的指头刮在敏感的地带,爆炸般的眩晕冲击全身,她的视野开始变得朦胧。身上泛起了甜美的快感。每当男人的手指勾弄,鼻腔喷出的那股热气触到她粉颈上的时候,体内的愉悦之源的花芯,就会燃烧起来,而且那极愉快的感觉,也会传到她那两支修长的大腿上去,阵阵山崩海啸一般的快感猛然袭来。

李冉豪发现自己居然也要控制不住了,强大的一种虐性使然让他几欲疯狂,女人身体的热度和逐渐蔓延的那种欲望他是知道,他在折磨女人的同时,也在折磨他自己,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越来越放肆,对女人的渴望越来越强烈,甚至敢于在公众场合用这样猥琐的方式来对付一个飞贼,而且还是一个成熟性感的少妇,或许自己身上本来就有一种兽性,只是以前没有发觉,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很多时候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欲,总想要得到发泄,才能抑制身体中那种似要炸裂一样的痛苦。

禁不住,李冉豪只觉得一股强大的热浪席卷在了自己身体里,让他更为肆意地又发起了一轮挑逗。那麻涨而充血娇嫩笋尖,被他指尖一挑而起。手停在了那饱满悬吊的奶子下,用手在着,女人的身体在颤抖,丰满的奶子羞耻地晃动不止。藏在乳峰深处的性感,也因此而苏醒了。当指尖抵达那粉红的乳晕时,女人的脸左动右摇,发出要哭似的声调,脑海仿佛要变得一片空白。

“啊!……不行了,求你……!”在脑中一面叫着,宋媚那饱满得像要炸开的乳房,却像要往前自己想去追那支手指。而李冉豪好像在乘胜追击一样,手指轻轻捏住蓓蕾。拼命伸展开来美丽的四肢的尖端,传回甜美的波浪。已经在燃烧的身体,好像被火上加油一般。性感烧得更烈。”

好像被高压电打到一样,宋媚媚眼如丝,春潮涌动地扭动了上身,将背弯了出来。乳尖为顶点地胸部全体,好像被火点燃一样。在那成熟饱满乳房上端,男人的指尖强力地揉捏,那快美的碎波几乎要打碎她的理智。

“呼……你……你手下……小菲小莹她们在哪?”这是李冉豪追出来的最终目的。咬着舌尖,他强忍住了自己的欲望,不能在这个地方再做下去了,任何一个人看到都会发现这一切,他要地只是小菲她们的下落,本来调戏一下这个女人,可是想不到她这成熟的身体居然有这样巨大的诱惑力,雪白滑腻的肌肤磨蹭在手里的感觉。是以往没有过的那种虐性刺激。

“啊……”

全身好像被一阵寒气所侵袭,宋媚拼命地想并起自己的大腿。可是男人地大手轻易地分开了她那能在悬崖峭壁上飞行的大腿,坠落的飞贼在这人流窜挤的地下铁里却无计可施,再没有了那种肆意。

女人没有再回答他的问题,只是那在抱住车里扶杆的手,不甘地几次举起又放下,她已径没有了气力再回答这个男人的问题,她有一种强烈的渴望和欲念在蚕食着她最后的理智,可是想到在这样一个环境里,自己娇嫩的身体被一个丑陋地男人挤压蹂躏。那种异样的亢奋就让这个久未被爱欲滋润地女人沉溺了,贴紧这个男人正在拥挤的人群中。以无耻的猥亵,公然地对高傲的她进行肉体上的挑逗和蹂躏。全身地贞洁禁地同时被两只粗糙地手掌肆意地攻击,整个人被炽热的男性官能所吞噬。羞耻、屈辱和欢愉地电流犹如泛滥的洪灾一般吞噬着她,她几乎已经全面崩溃。单凭吊环已经无法支撑整个身体。站立都感到困难。只能虚脱般的倚靠着背后陌生男人的身体,才勉强不倒下去。

不行了。李冉豪感觉到自己的下体好似快要爆裂一样,强烈的刺激让他不敢在继续。又一次狠咬舌尖,重复了刚才的话题。

“你……你不……不是商人……你是李冉豪……呜……你不是死了吗?难道你是鬼……?啊……。”宋媚那火烫绵软的身体在瞬间僵硬了一下,果然是一个极其聪敏的女人,在这样巨大的刺激下,她还能迅速地浮出联想,是了,有这样让人恐怖的身手,又象狼一样死缠住自己不放,而且还追问起小菲她们的行踪,没错了,除了这个恶魔一般的男人,没人能将自己逼到这样的田地,可是他不是已经被抛进了大海里,被海啸吞噬了吗?难道他知道自己又一次胁迫了小菲她们,做鬼也不放过自己吗?

宋媚怕了,恐怖了,娇小却丰腴成熟,韵味十足的娇媚少妇吓得尖叫一声,却被男人的下体一挺,那狰狞巨物隔着丝纱狠狠地蹂进自己那泛滥幽谷外侧,巨大的刺激让她的尖叫变成了一声不甘地呻吟,又被呼呼而响的气流声淹没。

“不……不要让我下去……我什么都答应你……别杀死我……呜……我以后都不做贼了!”可是她的哀怜和那种颤抖恐惧的表情和生理反应,却极大地刺激了本来还想要强忍着欲望的男人,加上不断前行的列车上人太多太拥挤,人流一动,李冉豪的腰不由自主地被迫朝前一压。粗大又挤着那丝薄的布片朝着那泛滥再次推进一步。

“哦……!”

巨大的刺激让女人那小巧琼鼻发出一声急促的喘息,她的四肢已经用尽了力量,已经放弃了本能的抵抗能力。男人似乎还在恼怒她没有直接回答自己的问题,声音有点虐笑道:“告诉我,否则全世界的报纸都会登出大名鼎鼎的女飞贼,天使郁金香的首领人物,在地铁上赤身裸体地被当地警察抓获!”

“不……不要!她们……她们被我关在了山里……呜……我再也不敢了,你就放过我吧!”女人只觉得那陌生的粗大带来的冲击和压倒感,仍然无法抗拒地逐渐变大,好像要窒息一般,那种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羞耻感伴随着淫荡的欲念蔓延开来。

“不可能吧,我女……的人在她们身边,怎么可能让你得手,说,是谁抓住她们的,我那朋友呢?敢骗老子……。”李冉豪怒了,拉住她奶罩的手朝上狠狠一拽,手一伸,自下而上拉到她衬衣领口处,几乎能听到上衣扣被拉紧的声音,宋媚绝望地低下高傲的头。上衣领口已被大大地撑开,陡然映入眼帘的却是自己丰满雪嫩的乳峰,正在陌生男人的魔掌中扭曲变形,揉面球似的被揉搓的一片潮红,这变态的屈辱立刻化作另一个快感的闪电,在她的全身每一个毛孔炸响。

“呜……真的是我干的……求你,不要……!”

宋媚只觉得下体好象被一根巨大狰狞撑开,可是却又隔鞋擦痒一般让人难受,无奈地抽泣起来,身体的欢愉被男人控制着,娇嫩细腻的肌肤,凝脂白玉一般细嫩的奶子眼看就要蹦弹出来。

“还不老实!

颤抖的性感小嘴屈服地祈求,绝望的美人更显楚楚动人,可是却更燃起男人的怒火。一声轻响,上衣的第一个扣子被挣断飞出,她丰挺的赤裸乳峰似乎要裂衣而出。

“轰!”

再也无法抗拒的这巨大的羞辱刺激。周遭的一切仿佛都飞旋而去,宋媚只觉得自己置身荒原般无助,颤抖的红唇反射出贞洁内心最后的一线矜持,可是那哼哼闷吟的鼻息间却又散发着丝丝糜烂的情欲。

“啪!”

第二粒扣子也在这瞬间弹开,清晰可见那兰色丝薄胸罩下,那雪白粉腻的嫩肉破衣而出……。

宋媚从不以为自己是一个放浪的女人。是的,在泰国她也因为喜欢上一个棕发男子而发生过一夜情,也曾经有过和淮生这个出生在法国的浪漫情人在旅馆里肆情做爱的经验。可是很多时候,她还是表现得很矜持,很传统,起码淮生当初是答应与她结婚,她才有那样的疯狂。

是的,她承认自己是一个骨子里还能保持传统风格的女人,至少她不会象母狗一样地去找男人来做爱,即使是在她现在这样一个尴尬的年纪,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她不上不下的,欲望很大,可是没有男人在身边,她也能忍受寂寞,不会花钱去找什么小白脸,在她的意识里,至少能享用自己身体的男人是自己喜欢的。

可是此刻,她的身体好象就一团火在燃烧,无边的寂寞吞噬着她的欲念。全身无时不在在鼓胀,发烫。越是拼命不让自己去想,越是不由自主地想起身后那男人的雄伟粗大,好象一根炙热的钢管在燃烧着自已,每一寸的深入,都能让自己产生滔天巨浪般的欢愉,难道这还不够羞耻吗?在列车上,在这些人的环视之间,自己为什么会产生一种难以抑制的冲动,好想身后这根巨物用最猛烈的方式狠狠地插进来蹂躏自己,原来在自己的身体里,竟蕴藏着如此让人迷醉的快乐。

己经发涨的乳峰雪白中透露出一抹诱人地粉色。带着一丝被捏得发涨的紫青从粉色的丝绸衬衫里弹出,还是那样的娇嫩,带着一丝凌辱的潮红,娇嫩翘立的乳尖蓓蕾被捏住拉起,无辜地证实着主人此刻的羞耻。从未遭受如此的羞辱,宋媚的脸像火烧一般烫。可是此刻的她紧紧咬住嘴唇,战栗了一下,却不再做挣扎。

缓缓地转过头,羞辱地泪水充盈着美丽的双眼,尽管看不到身后那丑陋男人的脸。可是她还在咬着唇,痛楚地低吟道:“你……你杀了我吧……我不要……!宁愿你杀了我……呜……不要这样折磨我!”

李冉豪楞住了,动作停顿,猛然间一股巨大的羞愧袭来,自己竟然这样威胁一个女人,不管她是不是飞贼,她都是一个女人,自己这样做又和王天龙那些家伙有什么分别。用猥琐的方式来逼迫一个弱女人,尽管她曾经的手段毒辣。

犹豫了一阵,李冉豪头脑中那种被欲念蒙混的理智战胜了欲望,手微一动,从她的娇乳上松开,捏住她那硬邦邦地笋尖的指头有些不舍地放开,立刻就能感觉奶头的涨起。缓缓退后缩回的鼓胀上黏着一丝渗透两层丝薄布片的女人分泌物。

“不……不要!”宋媚忽然大口地吸气,痛苦地皱起眉头,身体竟然随着男人的退后而情不自禁地朝后压,在男人抽离的瞬间。那股无法形容的空虚排山倒海般的袭来,让她整个人都在这刹那颤抖起来。禁不住娇呼一声,抓住吊环的手按住了男人从自己衣服里拉出地手,双腿一别,夹住了男人的一条腿。

李冉豪这下更郁闷了,怎么了?女人抓住自己地尽管气力很小。可是却很坚决。双腿夹住他的瞬间,感觉到那肥嫩嫩的臀肉包裹住自己的坚挺异常卖力地想全力将自己收容。

“呜……求你……不要……!、

女人的呻吟仿若一丝哀求。抓住他地迟疑了一下,带着男人无知摸向了自己地娇嫩饱满上,那烧得火红的俏脸此刻滚烫一片,对于李冉豪地蹂躏,她已经无法抵御那种销魂的滋味,当他心肠软下去的瞬间,自己的情欲却被撩得无法自拔。李冉豪试着捏了一下她那翘立涨起的草莓头,女人触电般地一颤,媚得全身在这瞬间似乎都渗出了鲜嫩的美汁。

“哦……!”女人淫荡地细呼一声,那一捏之下让她销魂无比,感觉到男人的坚挺在她肥嫩紧绷的臀缝里又挤进了一点,即使是那样的一点点,就足以让她感觉到空虚的添足,一种欲仙欲死的满足。当李冉豪下意识地在她呻吟的刹那停止的时候,宋媚慌了手脚,她紧张地停止呼气并将面颊绷紧后,屁股不自主地反覆在那一点进行着同样的动作。酥酥痒痒的感觉使全身都要抽搐般地蔓延开来。

“她们被我……我……用了迷药放在水里……在船上岸以后……她们在酒店里被我迷晕了……!”女人呻吟一声,面颊滚烫,低沉地咬唇挤出几句话。李冉豪一听算是明白,敢情还真被她的宵小之道混水摸鱼,玉嫣是个粗心的人,又不见自己上岸,自然就着急,慌了神的她还有什么防备,两个小宝贝又同样大意。

“她们现在在哪?”李冉豪有点急噪地追问道,身体不由朝前压了一下,宋媚媚眼如丝,糜霏的红晕浮上面孔,手抓住男人的手在自己奶子上搓揉,鼻子里发出丝丝让男人心猿意马的轻喘,那丰满的臀股轻轻地摇曳,磨蹭着男人的欲望。

“不……不要出去……求你……!”宋媚淫荡的低吟一声:“好人……我……好难受!”

心一荡,仿佛那原本就不平静的湖面砸进了一颗巨石,李冉豪全身的肌肉在这一刻不由猛然一下绷紧,他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下,这个妖媚少妇居然发情了,被自己的调戏调出了火,难道她忘记了这还是在列车上吗?难道她忘记了白己是被猥亵着,被一个想致她于死地的男人玩弄着肉体和尊严。

“你这骚货,不是发情了吧?”李冉豪用力地榨了一把女人的乳房,暴虐地笑了一下。他还仿佛不相信这样地环境下女人会情欲盛发,他宁愿相信这是女人狡黠的一面,或许她又想着什么奸计。

“王……王天强是毒……刺……呜……哥哥用力点……他……呜……他是毒刺的幕后老扳,我知道……呜……他们的老巢在什么地方,我还了解他们的计划,我……!”

“哦?是要告诉我吗?”李冉豪大惊大喜,看着情欲膨胀的宋媚连连点头那春情荡漾的模样,心知这女人真的被自己调起了火,看着她那楚楚动人的媚态,感受着女人成熟胴体的细腻。禁不住将手探索进她那春泥泛滥地芳草地上一抹,湿漉漉的感觉让他相信了女人不是假意奉承。心头一荡,猛吞一口唾液。

“哧溜……!”

李冉豪攻入在宋媚内裤里的大手,抓住t字内裤的中间部份,用力一撕。闷绝的一声低哼,宋媚窒息般僵直。薄薄的内裤丝缎被从档部完全拉断,高质地的布料立刻发挥弹力,从小腹和臀部前后收缩回腰间。t字裤变成了围在纤腰间的一条斜带。他地手将短裙拉起,小腹下那隔着裤子的粗大轻易地挤进她的臀缝里。

“啊……”宋媚差点压抑不住惊恐的低呼。臀部像有火球在燃烧爆炸,疯狂般的羞耻冲上心头。仿佛被异样的火烫笼罩,儿臂般粗大紧贴在赤裸的花辫上,挤迫嫩肉,陌生的触角和迫力无比鲜明。丝毫不容喘息,缓慢而不容抗拒地开始抽动于她那紧窄的方寸之地。火烫的坚挺摩擦着她地性感带,宋媚不由自主地颤动。感觉越发清晰。像有火焰从身体的内部开始燃烧。

“他……他真地又挤进来了!当着这样多人的面撕烂了人家的内裤……呜……好羞人……好……刺激!”宋媚春情放荡起飘浮起来,随着男人的粗鲁力量使劲磨蹭,她感受到从没享受到的刺激。

男性地感触强烈刺激着她。宋媚拼命调整急促地呼吸,压抑着喉咙深处那喷薄欲发的微弱娇喘。人声鼎沸地拥挤车厢内的一角。秘密的淫行如火如荼。李冉豪的左手占据着她那娇嫩而坚挺的胸部肆意揉弄。宋媚全身觉得战栗,最初的嫌恶早已被她糜烂的情欲战胜,宛如被爱人轻抚的那种甘美的感觉竞丝丝泛起。男人的右手移动在她的腰腹,时而是那肥美的臀部,苗条而舒展并且饱满的大腿。在端庄的短裙下。毫无顾忌地摸着。宋媚扭动着身子,放浪的红潮早已让她春心荡漾。她从没想到自己会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下产生这样巨大的欲望,对于男人的恐惧化成了眷念和渴望。

男人忽然一放松,将两只手同时缩回,顶在她那娇嫩臀缝里的巨大也在这瞬间脱离。

“不……!”不顾一切地,宋媚只觉得那种空虚又袭上来,下意识地左手向后,反抱住陌生男人的腰,哀求道。

“去厕所里!”男人粗重地喘息着,那种不上不下的感觉也异常让他难受。可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做肯定会完蛋,他不会控制自己的情欲而放肆地吼出声音。

挤开拥挤的人群,李冉豪硬着头皮打开卫生间的门,没人。眼睛转过正整理凌乱衣裤的宋媚,这个荡妇媚眼如丝,两颊潮红一片,好似一颗熟透了苹果,好想叫人啃一口,看到李冉豪看过来,她没有犹豫,一手抓着胸前松开的扭扣,一手拿着小包掩住自己短群下的尴尬。

一进厕所,宋媚疯了似地抱住李冉豪,鲜嫩的红唇塞进了男人的嘴唇里。男人强硬的将嘴唇贴上并粗重地喘着气,舌尖沿着牙龈不断向口腔探路。舌头趁机钻进牙齿的接缝中。

女人的情欲旺盛,舌头被强烈吸引、交缠着,渐渐变成了像真正恋人一般所做的深吻。男人由于过份兴奋不禁发出了深沉的呻吟,姿肆地品味着眼前的性感少妇。女人娇羞但不挣拒。任凭他逗弄自己柔软的舌头,连甘甜的唾液都尽情吸取,她也象八爪鱼一般地死缠住男人。

女人的脸蛋越来越红,敏感的胸部也一刻没休息地被搓揉玩弄。男人另一支手则移到大腿及大腿内侧四处抚摸,并开始向大腿根处绵密的爱抚。宋媚动情地扭动着,腰不知不觉的弹起,迎合着男人猥亵的玩弄。渐渐地,衣服滚落,短裙被拉起,薄薄的小裤头不知不觉地被卷到了肚皮上,被拉断的性感薄丝内裤也被撕扯成了碎布。

“还能保持那么完美翘立的奶子,嘿嘿!”李冉豪的手指再度袭击她那翘立的笋尖:“以后还会不会和我作对?”

“哦……”

宋媚感受到那甜美的冲击,发出颤抖的声音,绷紧的脸又陶醉了起来。比刚才又更强烈愉悦的碎波,打到五体各处。那丰满的唇半开微微颤抖。男人的指尖又在另一个雪峰的斜坡处,一直往顶上迫近。女人娇小玲珑的身体轻轻扭动,当男人的指尖,终于爬上粉红色耸立的笋尖时。

“啊……”好像背骨被打断了似的,冲击响遍了全身。宋媚什么时候尝试过这样美妙的感觉。拼命伸展开来美丽的四肢的尖端,传回甜美的波浪。已经在燃烧的身体,好像被火上加油一般,性感烧得更烈。女人的身体因为快美的感觉而震动着。全身全部都溶开了一样。从全身各处好像都喷出火来了。

“呜……好舒服……呜……主人,用力点……人家永远做你的……奴……。”女人的鼻子里发出呜咽之声,吐着深深的气息,俏脸上那雪白的肌肤都已被染成红色。娇嫩的珍珠像喘息般的轻颤,从下腹一直到腰,发出一种不自然的抖动。

李冉豪赤红着双眼将女人娇嫩雪白的臀部抬起,缓缓凑着狰狞接近那早已花露泛滥的地方。

“哇……”

宋媚恐惧得发青的脸,在刹那发生痉挛,丰满娇挺的屁股,好像要被分成两半似的。强烈的冲击像要把她那娇嫩的身体撕裂,觉得自己正被从未尝试过地撑开扩张,那从没体会的巨大快感潮水般地涌来……。

欢乐的呻吟在列车轰烈的呼啸中化做点点糜烂挥发而去,宋媚在欲望之颠疯狂地嘶叫着男人的名字,她被彻底征服了,被男人的强悍,在这地下铁中,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过的激情,她在这一刻才知道原来被征服的感觉竟然是这样的猛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夜猫子社区  

GMT+8, 2019-3-21 08:10 , Processed in 1.633089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